上一版
老爸老妈的爱情
疙 瘩 汤
父亲卖牛为我凑学费
伏天里,想起“耪三遍”
食品中的药物“克星”
背带
乘舟观荷
环渤海新闻网首页 | 唐山劳动日报 | 唐山晚报 
  版面导航
上一篇  下一篇 2018年8月29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父亲卖牛为我凑学费

 

□ 侯镛

又要开学了,我想起那年考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我凑学费,把家里的牛卖掉了。村人都说,当牛贩子把牛牵走的时候,父亲哭了,牛也哭了。

小时候,家里耕田犁地离不开牛。我家养了两头牛,一头犍牛,一头小牸牛,后来牸牛长大了,又生下一头小牛犊子。三头牛就是三张口,每天能消耗一百多斤草料,父亲每天清晨都要去割草,割了两大捆,还是不够它们吃,白天下地干活时还得再割两簸箕草回来添上。

家里种了几亩田,耕田犁地就指望那头犍牛了。每回要去犁田,父亲天刚蒙蒙亮就起来,趁着清晨凉快,赶着牛在田里来来回回地犁上两个钟头,等日头出来,就早早收工了。倒不是父亲怕热,他只是不想让牛太累了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父亲不大乐意把牛借给别人。有一回,村里有人借牛去犁田,一直犁到近午时分,把父亲心疼了一整天。从那以后,父亲就轻易不往外借牛了。在村人看来,这多少有些不近情理。

后来,村委下了一份告示,提倡每家每户买耕田机,禁止野外放牧,一旦发现有牛毁损庄稼或林木的情况,村委将出面罚款。一时间里,人心惶惶。不出一个月,村里的牛就基本卖光了。

买耕田机是有补贴的,买一台就能补一千来块钱。然而,父亲觉得耕田机就是一块冰冷的铁疙瘩,跟它培养不出感情来,坚持要养家里的牛。父亲说,既然不准放养,那就圈养好了。春夏时节,父亲每天清早都要趟着露水去割草。到了秋后,“牛草屋”里堆满稻草,能勉强撑过冬天。当然,父亲是不忍心把牛成年累月地关在圈里的,有空的时候,他还是会把牛赶到自家地里短时间放养。牛在地里吃草时,父亲紧紧地盯着,绝不让它们踩进别人的地里半步。

转眼间,三年时间过去了,我家的牛一头没少。村子里,只剩下我家还养牛了。当别人都往田里撒尿素、复合肥时,父亲就把牛粪一担一担挑到田里。在村人眼里,父亲简直成了一个异类的存在。有人说,父亲迟迟不肯卖牛,不过是想等个好价钱。然而,先后有几拨牛贩子找上门来,父亲都直言我家的牛是不卖的。

其实,我家里条件并不好,父母都是农民,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操劳了一辈子,实在存不了几个钱的。那年,我考上了大学,父母都很高兴,可是,我的学费一下子就成了难题。无奈之下,父亲趁着我有几天不在家,竟把家里的牛卖掉了。

等我回到家,一眼看见牛圈已经空了。我问母亲:“家的牛哪里去了?”母亲说:“卖掉了,为了给你凑学费,你爹把牛卖了。”母亲还说,卖牛那天,父亲在牛圈前站了很久,默默地看着那头已经年迈的犍牛,牛也默默地看着他。当父亲伸手去摸牛的额头的时候,牛流泪了,父亲也流泪了。牛贩子来了,递钱给父亲,父亲欲言又止,没接,母亲接住了。很快,牛被牵走了,三头牛都被牵走了。父亲一个人在大门口张望了好久好久……我听了一时不能自已,热泪盈眶。

等父亲从地里干完活回来,我对他说:“要不买台耕田机吧。”父亲却喃喃地说:“也不晓得我家那三头牛现在怎样了。”

 
上一篇  下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
 唐山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唐山劳动日报社主办
唐山劳动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312010001号
冀ICP备08105870号-1
新闻热线:0315-2839111   广告热线:0315-2817288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