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版
老爸老妈的爱情
疙 瘩 汤
父亲卖牛为我凑学费
伏天里,想起“耪三遍”
食品中的药物“克星”
背带
乘舟观荷
环渤海新闻网首页 | 唐山劳动日报 | 唐山晚报 
  版面导航
下一篇 2018年8月29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老爸老妈的爱情

 

□ 刘明礼

我曾经以为,老爸老妈是没有爱情的。

老爸1950年毕业于献县师范,饱读诗书,才华横溢,20出头就当了校长,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。老妈则目不识丁,甚至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。没有父母之命,却经媒妁之言,19岁嫁给了爹。

母亲家解放前是上中农,家境殷实,从小没吃过什么苦。父亲3岁父母双亡,5岁便跟着我大伯出门要饭为生。母亲初嫁,家里一贫如洗,3间破北屋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父亲不嫌母亲没文化,母亲也甘心过这苦日子,到生下我,已是他们第6个孩子。

生多少孩子,倒与爱情无关。父亲性子急,母亲脾气拧,从我记事起,就常看到俩人吵架。有一次,家里包饺子,父亲嫌母亲把饺子煮破了,母亲说:“我喜欢吃破的!”父亲二话不说,拿起筷子就把一盆饺子全搅和烂了,气得母亲呜呜地哭。经常,我半夜醒来,发现母亲在嘤嘤地哭,父亲不哄也不劝,背着身儿躺在旁边,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呼呼地睡。父亲好交往,经常吆喝朋友来家喝酒,母亲炒菜做饭侍候着,边做饭边嘟囔。父亲任凭她唠叨,只是嘻笑着打下手。客人走了,父亲也醉了,趴在炕沿上哗哗地吐。母亲倒也心疼,端来碗热水喂父亲喝,边帮父亲拍打后背边说:“以后别这么傻喝,多受罪。”收拾好地上的污物,再打盆热水给父亲洗脸洗脚。

上了几分年纪,父母不再吵架。父亲提前退休,在家和母亲种地。虽不见二人说说笑笑,却总是双进双出,一起下地,一块走亲,轻声细语地念叨地里的活、家里的事,似乎谁也离不开谁。女儿小的时候,母亲帮我带孩子,周末总要回趟家,说是拿换洗衣裳。其实,她是惦记我爹。后来我到了省城,偶尔出差,需要父亲来照看几天孙女,我前脚回来,父亲后脚就走,一天也不肯多呆。我理解,他也惦记我娘。

2004年,母亲患上胃癌,父亲比我们都着急。不顾70多岁高龄,天天往医院跑,给母亲喂水喂饭,一陪就是一整天。晚上父亲离开时,母亲用虚弱的声音嘱咐他:“路上慢点,明天别来了”。出了门,父亲的泪在眼圈里打转……母亲出院回家两个多月,直到溘然仙逝,父亲始终陪伴在她身边。

母亲去世后,几次好心人给父亲介绍老伴,他总是用一句话回绝:“他娘还等着我呢。”今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我回老家,本想次日返程,87岁的老父亲说:“后天吃了面条再走吧,你娘生日呢!”我顿时泪崩……

这就是我老爸老妈的爱情,不轰轰烈烈,却至真至诚,直到永远。

 
下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
 唐山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唐山劳动日报社主办
唐山劳动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312010001号
冀ICP备08105870号-1
新闻热线:0315-2839111   广告热线:0315-2817288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