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版
严冬记忆
“剪”出来的快乐
幸福订单
线手套 皮手套
冬季锻炼有说道
痴心爱鸟
环渤海新闻网首页 | 唐山劳动日报 | 唐山晚报 
  版面导航
上一篇 2019年12月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痴心爱鸟

 

□ 金胜恩

我小时候,母亲因害眼病而双目失明,但她非常喜欢鸟。我刚懂事儿的时候,她就总给我讲有关鸟的故事,所以我从小就知道鸟是我们的朋友。

冬季漫天大雪之际,越冬小鸟没处觅食。每当我见到这种情景,就会拿起扫帚,冒雪在院子里扫出一大块地方,给鸟撒上些它们爱吃的,如小麦、高粱米等粮食,然后我便躲进屋里,给失明的母亲讲小鸟争着吃粮充饥的场面。母亲笑着对我说,积德必有好报!

1953年,我从家乡来到一个食品厂,在秘书股工作。单位东侧是一所铁路系统的疗养院,院内树木和花草很茂密,招来各种野生鸟类,它们在树上筑巢,也时常在地面觅食,我在业余时间总会进疗养院去看鸟,并经常从厂里食堂买上三两个玉米面的窝头装在衣袋里,到疗养院用手把窝头碾碎洒在地面上。有时我还在院传达室坐一会儿,看看哪些鸟爱吃我给它们准备的食物,时间不长,喜鹊、麻雀、乌鸦等相继从树上飞下来,抢吃碎窝头,这时我跟传达室值班的老师傅一起笑得非常开心。

1958年,全国掀起“除四害,讲卫生”热潮,还把麻雀列为“四害”之一,我从小喜欢麻雀,还知道麻雀吃糟蹋庄稼的害虫,怎么现在就把它列为“四害”了呢?当时我实在想不通。可是有一天接上级通知,说第二天是“除四害”日,这天主要是针对麻雀,全市统一行动,要家庭与单位各负其责,全民动员。要求大家拿上扎着布条的棍棒站在房上晃动,嘴里还要大声不停喊叫,不准麻雀停留,一定要把它们累死。具体到我们厂,厂长看我年轻,一定要让我上房轰鸟,我下定决心不做这种事,我对厂长说:“我就怕登高”,婉言回绝了他。

1981年,上级调我到唐山市总工会工作。当时震后没有正式办公地址,就在原市工人文化宫搭建的简易房办公。

原市工人文化宫地处市中心,院内树木成林,各种鸟类成群,成为全市人民的休闲之地,人们观赏到精灵的小鸟,都会感到非常有趣。但是,我在这里工作后,发现个别人缺乏爱鸟、护鸟的意识,有的用弹弓子打鸟,有的用滚笼捉鸟。我上班前和下班后总要在院内看看,凡有这种行为,我都要上前劝阻,跟他们讲“文化宫是个文化和文明的地方,鸟是人类的朋友,千万不能伤害它们。”

在南湖公园建成后,我已经退休了,家住南新道平房区,离南湖特近,每天早晨坚持去南湖晨练。南湖公园有各式各样的鸟,这给偷猎者提供了便利条件。一天早晨我们看到一处树林里下了三张网,我立即用手机拨打了派出所电话举报,并告知我们所在具体位置,请他们来查管,半小时后,一辆面包车开进林中,三张网的主人早逃之夭夭了。我们大家一起动手,把网上的鸟解下来。

1998年,退休后我自己买了一台相机,到距离我家最近鸟最活跃的南湖拍照。南湖鱼虾、水草丰盛,野生鸟类明显多,我曾拍摄到成群的鸿雁和白天鹅、白鹭、夜鹭等。也去过曹妃甸湿地,拍摄到秋季南迁的东方白鹳。近几年我拍摄的鸟类作品多次被报刊采用,起到了爱鸟护鸟的宣传作用。

我现在年逾8旬,我要继续走在爱鸟护鸟的路上。

 
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
 唐山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唐山劳动日报社主办
唐山劳动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312010001号
冀ICP备08105870号-1
新闻热线:0315-2839111   广告热线:0315-2817288


关闭